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土尔扈特东归能否称得上“人类搬迁史上的一部史诗”?

土尔扈特蒙古是我国西北卫拉特蒙古四部之一,十七世纪三十年代西迁伏尔加河下流,约一个半世纪后,乾隆三十六年1月,土尔扈特部领袖渥巴锡适应民意,决议亲身带领部众十七万人脱离伏尔加河畔,踏上东归祖国的旅途。

在渥巴锡的带领下,不计其数的土尔扈特妇女、儿童和白叟,乘坐着早已准备好的马车、骆驼和雪橇,在整装待发的骑士们的护卫下,一队接着一队,连续动身,脱离他们日子将近一个半世纪的异国之地。

整个部队仅用十多天时刻,就跨过千里草原,渡过乌拉尔河,进入冰雪掩盖的哈萨克草原,当即遭到沙俄当即派出的哥萨克马队突击。

担任后卫的9000余名土尔扈特勇士,与追击的哥萨克马队进行殊死搏斗,最终因寡不敌众,悉数壮烈牺牲。

渥巴锡带领剩下的部队持续向东行进。

同年8月底,渥巴锡带着部众突破沙俄追截,打败酷寒、盛暑以及疫病等艰难险阻,最终踏入新疆故乡,回到了他们魂牵梦萦的祖国怀有。

而此刻,他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价值,家畜简直死伤殆尽,幸存者仅存7万多人。

土尔扈特部的归来,遭到大清王朝的热心招待。乾隆三十六年6月,清廷派官员前往伊犁河畔接见了渥巴锡。

很快,清廷及时对土尔扈特部赈济,划定牧地,进行妥善安置。同年9月,在承德避暑山庄,乾隆召见渥巴锡,封他为卓哩克图汗,意为“勇敢汗”。

为便利控制和办理,乾隆把土尔扈特分为新、旧两部:旧土尔扈特,由渥巴锡统领,分东西南北四路,共十旗;新土尔扈特,则由另一领袖舍楞统领,分二旗。

为记此盛事,乾隆还亲身编撰《土尔扈特悉数归顺记》、《优恤土尔扈特部众记》两块碑铭。

现在,这两块碑铭依然保存在河北承德避暑山庄的普陀宗乘庙内。

土尔扈特部的顺畅回归及清廷对他们的妥善安置,反映出清康乾时期政治的空前安稳。

清政府的封爵、重赏、优待的安慰方针,也增强了土尔扈特部对大清王朝中央政府的向心力。

关于此事,英国文学家德昆赛曾谈论:“从有最早的历史记录以来,没有一桩巨大的工作能够像土尔扈特人跨过亚洲无垠的草原向东迁徙那样颤动于世和激动人心了”。

国外学者文雅?赫定以为,土尔扈特能决议从俄国远程返归,主要是苦于从俄国到西藏熬茶不方便。日本学者矢野仁一也赞同此观念。

法国的东方学者伯希和则以为:“因为对俄罗斯人的压榨体现出了不满和惊慌失措,所以又重新东迁”

可见,土尔扈特人的东归,在世界历史上确实能够被誉为“人类历史上最终一次最为悲凉的民族迁徙”。

赞( 758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土尔扈特东归能否称得上“人类搬迁史上的一部史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