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皇帝南库”的广州十三行,在清朝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1822年,广州西关邻近太平门突发大火,大火7天不灭,涉及住所1.5万余户,商行11家。大火熔毁白银多达4000多万两,“洋银熔入水沟,长至一二里”。被焚毁的商行是广东十三行的一部分,这些商行手握特权,官商通吃,富甲一方,时人称为“皇帝南库”。

上图_ 1822年的广州十三行大火

十三行的由来

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平定台湾的康熙皇帝公布了《别离住行货税》,决议“树立金丝行、洋货行两项货店”,金丝行担任向本地商贩“赴税课司交税”,而洋货行“其国外贩来货品及出海买卖货品分为行税”,可以说洋货行便是十三行的雏形。经过开展,洋货行以就事效率高、应变能力强和诚笃守信博得了外商的信任。

乾隆二十二年,乾隆皇帝下旨,仅保存广州作为对外买卖港口,广东十三行成为其时仅有可以进行外贸的安排。十三行并不是指特定的十三家商行,数量偶有增减。十三行树立之初,商行多达26家,乾隆四十六年,商行减至4家,一般商行数量保持在十家左右。十三行中,以“同文”、“广利”、“怡和”为魁,其间“同文行”和“怡和行”财雄势大,人脉广泛,先后成为十三行的领袖。

上图_ 乾隆皇帝

官商结合,专心外贸

与其他商人不同,十三行具有官商性质的买卖安排。朝廷和外商以十三行为前言,抵达“以官制商,以商制夷”的意图,十三行既是中外买卖的桥梁,也是中外商人之间不可逾越的屏障,经过朝廷让渡的外贸权,获取巨额的赢利,外商凭仗十三行,收购产品,开拓商场,三方以买卖为纽带,职责清晰,独享权益。

就地方官吏而言,相同觊觎十三行丰盛的独占赢利。出于胜败荣辱的考虑,十三行只要投靠权贵门下,才干在对外买卖中占得先机。因而,两者结成了利益共同体。清朝诗人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指出:“官与贾固无别也。贾与官亦复无别,无官不贾,且又无贾而不官。”

上图_ 西方油画中的广州十三行

十三行招待外商时,先将船只停靠澳门,由海关和十三行商人丈量吨位,核算船钞,再由“海防衙门拨给引水之人,引进虎门,停泊黄浦”,十三行出头准备“唱演神戏”,“劳以牛酒”,供“外夷观瞻”。

在商务谈判时,“止许正商数人与行客公平买卖”,“仍明代怀远驿旁建屋居番人”,“其他水手人等俱在船上等候,不得登岸行走,拨兵防卫看守。”十三行既是买卖安排,又是外交机构,这一安排的树立无疑是翻开东西方买卖的一次准则立异。有了朝廷的支持,才是十三行成绩斐然的内涵动因。

上图_ 西方版画广州十三行的富贵景像

独占外贸实力雄厚

十三行不只从事海上对外买卖,还享有独占运营的特权。康熙年间,朝廷相继组建了粤、闽、浙、江等四大海关,其间“惟广东粤海专设监督,诚重其任也”,可见朝廷对粤海关的注重。更表明晰朝廷对广东对外买卖的重视和等待。

但凡外商购买茶叶、丝绸等国货或许出售外国产品,均需经过十三行。乾隆年间,广州绣坊有50多家,从业人员多达3000多人。1772年,销往欧洲的广绣披肩有8万条。四年后,仅英国一家公司收购的披肩就超越了10.4万条。在十三行的运作下,国际的农业经济抵达了巅峰,广州变成了清朝对外买卖的中心。时人用“洋船争出是官商,十字门开向二洋。五丝八丝广缎好, 银钱堆满十三行”来描绘十三行的仿制。

十三行给广州带来的改变是清楚明了的。1754年,到港海外商船27艘,税银仅52万两,1790年,海外商船增至83艘,税银达110万两,鸦片战役前,每年有超越200艘海外商船抵达广州,税银打破180万两。尔后的一个世纪中,十三行交纳的税款占清朝税收总额的40%。凭仗十三行的奥力给,广州在1850年在国际城市经济十强中,排名第四,即便是1875年仍位列第七。朝廷给予的外贸特权,为十三行继续开展注入了生机。

上图_ 清末广州十三行商人园宅

需求扩展外贸顺差

欧洲商场对国际产品的刚性需求,影响了中欧买卖的开展。以英国为例,约1650年,茶叶出现在英国。1669年,东印度公司将第一批143磅8盎司茶叶运到英国。到十七世纪四十年代,英国的茶叶进口量超越200万磅。至1800年,英国进口茶叶多达2000万磅,奠定了最大茶叶进口商的位置。国际在茶叶买卖中,占有着优势位置。

十三行树立后,每年东印度公司从国际输出达700万元的产品,一半以布疋等货品偿付,另一半由美洲银币补偿。1805年后,东印度公司中止向广州输出银币,转而由散商充任代理人以糖、锌等产品买卖补偿。

东印度公司的案例,折射出清朝买卖顺差的“小确幸”。历史学家金汉升在《美洲白银与18世纪国际物价革新的联系》中预算,1700-1830年间,经过输出茶叶、丝绸等产品,欧洲向国际输入了约6亿美洲银元,折合约4.3亿两。年白银输入量约为330万两。国际商场的继续扩展,为十三行供给了大展拳脚的舞台。

上图_ 清朝时期出口的茶叶

捐输不断奉献良多

靠朝廷扶持发家的十三行,对朝廷和各级官吏也礼尚往来。十三行其实是朝贡买卖的一个纽带,游走在政治博弈和经济利益之间,一起赚取大笔可观的财富。当产生战役、赈济灾区、兴办公共建筑或公益事业、皇帝寿辰时,十三行往往以捐赠银两的方法反哺朝廷。

据学者陈国桢的《东亚海域一千年:历史上的海洋国际和对外买卖》计算,从1773年至1835年,十三行以各种名义独自捐银460万两。对此,嘉庆皇帝心知肚明,特别颁谕:“捐输报效已非一次,自当训练商行,另其家道富裕,方不致稍行赔累。”不只如此,“怡和行”商人伍秉鉴曾在《广州和约》中,别离拿出了110万银元赔付英军。十三行赢得了经济利益的一起,又取得了不错的社会名誉。

上图_ 伍秉鉴,又叫伍敦元

上图_ 西方版画:十三行行商、其时的国际首富伍秉鉴家的花园

1842年,清朝被逼签订了不平等的《南京公约》,其间第五款规则:“凡大英商民在粤买卖, 向例全归额设行商承办, 今大皇帝准以嗣后不用仍照同例, 凡有英商等赴各国买卖者, 不管与何商买卖, 均听其便。”这一规则的缔结,标志着十三行对外买卖独占位置的损失。不过,它为广州积累了丰盛的商业资本,营建了优胜的经商气氛,促进了中西文化的交融,对广州甚至全国的商界,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赞( 049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皇帝南库”的广州十三行,在清朝是怎么发展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