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亚搏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婆婆打儿媳一巴掌,街坊气愤发怒,婆婆为何先哭了?

“啪”一道嘹亮的巴掌声,打断了黄昏安静的空闲韶光,孩提中止了嬉戏游玩,妇女们不在闲谈,男人们显露黑黝黝的肩膀,打着酒饱嗝粗声粗气地说:啥?在干啥?

吴家坝东头有个空坝子,这儿大树参天,是个纳凉的好去处。每逢夏夜来临,我们吃过晚饭,都会来这儿一边纳凉,一边唠着张家长李家短。

在坝子的西南角,有一张姓人家,女主人姓刘,是个凶猛人物,年轻时被人叫做刘铁嘴。这不是因为她会算命,而是因为她特会咒骂。

村里男女老少,家人亲人,没有不被她骂的。刘铁嘴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被她养残废了。在那物资匮乏的时代,刘铁嘴想吃鸡了靠偷,想吃菜了靠偷,没钱花了靠偷。她的大儿子便是她偷这个方案的牺牲者,这凶恶思维的执行者便是她的大儿子。

“老娘当年十月妊娠,生你时三天三夜,差点丢了老命”便是大儿子应该用偷来贡献她的最好托言。大儿子在一次盗窃过程中,从围墙上掉下来摔断了腿,没有治疗的情况下成了瘸子。

刘铁嘴的二儿子很是美好,是她的掌中宝、心上肝。二儿子也很争光,不光人聪明,念书也很刻苦。二十岁不到就考取了功名,成了一方父母官。成为父母官的二儿子去到外地后犹如泥牛沉入大海,从此没了消息。

刘铁嘴的改变在她三寸不烂之舌的咒骂中,早早的就逝世了。留下刘铁嘴和大儿子一同日子,刘铁嘴有改变留下的家产,过得也还不错。却把一个大儿子饿得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更甭说帮儿子娶妻了。

我们都劝刘铁嘴,对大儿子好一些,给娶个媳妇,将来也只要大儿子能为其养老送终了。可刘铁嘴不愧是铁嘴,她并不这么想,更不会这么做。她把尖嘴薄舌发挥得酣畅淋漓,而且这并不是对外人,而是对自己十月妊娠的亲儿子。

刘铁嘴心里一向记恨着,便是这个大儿子,当年腿要先出来,导致自己几回一脚踏进鬼门关,生不如死的那三天。

张大凭仗自己结壮肯干,拼着落下一身痨病的危险,获得了邻村一个寡妇的芳心。张大总算娶妻成家了,成家后的张大为了给妻子、儿子更好的日子,去外面做纤夫拉船挣银子,妻子在家种庄稼。

人的四大难关是生老病死,不论你何其放肆猖獗,都躲不过去。刘铁嘴病了,病得很严重,身边没人照料的话,活不过一候。

张大的妻子,那个被刘铁嘴骂了我无数次的寡妇。以为刘铁嘴是自己改变的亲娘。张大是她十月妊娠,鬼门关走一遭才生下来的。自己有义务照料她老,应该乌鸦反哺。

最近两年张我们有些走时运不好,张大挂彩在家,没了经济来源,花光了之前的积储。这天,张大的妻子煮的稀饭稍微米少了些,正一口一口地给刘铁嘴喂着。刘铁嘴忽然发神经般,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打了张大妻子一耳光,说自己现在起坐困难,还给自己喝这么稀的饭,小解就更麻烦了。

前来空坝子纳凉的人真实看不下去了,纷繁责备刘铁嘴,说张大妻子现已很孝顺、很好了。说刘铁嘴威武了一辈子,不应该这样对儿媳妇。刘铁嘴在我们责备下哭了,哭得很悲伤,就跟一个孩子般,她哭着说,自己这样做便是不愿意看着儿子媳妇跟着自己一同遭罪,自己是罪人,死了不要紧,不能浪费了粮食,自己要完全凉了儿媳的心,让他们不论自己,或许这是自己现在能做到的,仅有赎罪的方法。

刘铁嘴说出了心里的郁结,这病反而一下好了,婆媳间和母子间的联系也因而好了,刘铁嘴帮着儿子带孙子,一家人的日子是跳过越好。刘铁嘴走到哪里都显露美好的笑脸,逢人便夸自己有个孝顺的好儿媳妇。

赞( 619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亚搏 » 婆婆打儿媳一巴掌,街坊气愤发怒,婆婆为何先哭了?